曝国青小将已被挖到日本 南北方两豪强都曾挖角

刚刚在成都获得熊猫杯比赛的中国U19国家青年贺龙海,有一个高材生,贺龙海,2001年出生,成都人。

作为01年龄段的蛙跳,贺龙海没有太多发挥的机会。主教练程耀东在首战4-0战胜匈牙利的最后时刻派他上场;但是对阵乌拉圭,他的第一次出场就说明了程咬东对他的高度重视。

熊猫杯的订单里,贺龙海的下属单位是东莞麻涌。然而,今年春节后,他和他的队友,2001年的国家青年队的彭涛再也没有回来,因为他们是被他们的经纪人带到日本的。

关于此次转会,东莞马永易蓉俱乐部仍在与经纪人& mdash& mdash这样的事情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的普遍现象,或者说混乱。青训机构、球员、家长、经纪人都有自己的诉求。

三千万的传说

贺龙海在早期被经纪人喜欢上有他自己的优势。

据东莞马永易蓉俱乐部主教练吴士和介绍,这支01岁的球队从14年开始参加全国U系列比赛,成绩一直稳定在前六,最好成绩全国第三,而贺龙海则是每年最佳射手和最佳运动员。

自然,贺龙海也是01国青主力之一。

关于贺龙海的传说很多。

今年年初在梧州冬训的时候,一个专门做青训的内线说了这么一句话:贺龙海第一个看中了很多俱乐部,比如一个南方豪强俱乐部,2014年跟马勇谈过,当时马勇出价1000万。最后俱乐部开起来太贵了,但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其实1000万买他的时候,至少不会亏钱。

更夸张的是,一年多之后,北方某实力俱乐部又联系了马勇。这次,马勇出价3000万。

以下是经典对话。

三千万?这个价格,全队都可以买。

是的,你可以买下整个团队。

但是我们消化不了那么多人!要不这样,你开个价,贺龙海一个人卖多少钱?整个团队卖多少钱?

贺龙海卖3000万,全队卖3000万。

对于这些传说,吴世河的解释是:确实有很多大俱乐部联系过我们。我没听过三千万的说法,但是有一千万这种东西。

贺龙海才13岁,身价1000万,难免让人觉得奇怪,但吴世和说这只是吓唬别人的策略。

因为老板不想卖他,所以出了这么个价。

玩家越来越值钱了

吴士和说的老板其实是当时东莞麻涌书记陈建之。任何熟悉中国足球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著名的足球秘书。

1992年,时任广东队队长的苏跃永荣突发奇想,把车停在东莞,拜访了宏远集团的老朋友陈建之。当时正值壮年的陈建之,是宏远集团的副董事长。在办公室里,岳永荣和他喝了2个小时的茶就定了婚,成立了广东宏远足球俱乐部。

对于陈建之来说,1992年到1995年担任宏远俱乐部董事,是一个飞跃。他从球迷变成了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的参与者。1995年宏远分别以创纪录的64万元和42万元引进李冰和马明宇,一时成为美谈。陈建之是这两次转账的策划者。

1996年,陈建之离开宏远俱乐部,也离开了职业足球圈。然而,在2003年,当他还是东莞程楠区委书记时,他领导了东莞程楠房地产俱乐部的成立。在巅峰时期,他们有四支不同年龄的队伍,最年轻的是93-94年龄段的廖、杨,吴士和是他们的老师。

2003年至今,陈建之任东莞市程楠区委书记、东莞市松山湖管理委员会工作委员会书记、虎门港管理委员会工作委员会书记、麻涌市委书记。

经过几年的发展,马勇的青少年足球训练获得了很大的声誉。

2016年10月,深圳足球俱乐部与东莞麻涌体育协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麻涌U17足球队深度转会550万元,迈向职业化。同时,广东易蓉创新投资集团与马冲体育协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2017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马冲U15、U12、U8三支青年足球队与易蓉创新合作组建东莞马勇易蓉足球队。未来五年,广东易蓉集团每年将投入130万元,总计650万元,给予团队在培训、管理、资金等方面的大力支持。

在政府的支持和企业的投入下,可以说马永易蓉俱乐部比不上这样的职业俱乐部平台,但是今天,中国有这么多的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他们做得很好。

老板陈建之不想让贺龙海走,因为他有长远打算。马永体育协会会长李京表示,根据计划,今年,01年龄段的部分成员将被纳入成年队,在城市联赛中进行训练。明年全队参加中国欧冠,然后一步一步对中国B,中国A,发起冲击。

我们陈想走这条路,就像徐根宝指导的那样,队伍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的。李京说。

几年前,马勇可以用1000万甚至3000万把别人吓跑,但现在,他们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因为玩家越来越有价值,越来越受欢迎,面临的情况也越来越复杂。

已经在日本挖出来了

贺龙海是武士河在成都发现的。他当时也不是真的踢球,就是去成都上培训班,一周去几次成都。我去成都看他。第一,他的努力和全场的飞,很突出;第二,身体的协调性。到我这里来,让他击球,不超过三次。吴士河说。

七年,从2010年到2017年,吴时和把足球踢得不太好的贺龙海变成了一块玉石。他从成都来东莞的所有时间都是自由的。

我们还没有计算出我们在一个玩家身上到底花了多少钱,但是如果粗略估计一下,大概是100万左右。吴士河说。

来到东莞后,双方签订了一份为期7年的培训协议,该协议的终止日期为2017年,即贺龙海满16岁之后。根据中国足协的规定,球员年满16岁后签订的合同是工作合同,对于任何一个青训机构和球员来说,都是一个关键节点。

从2017年初开始,马永俱乐部就想和贺龙海、彭涛签订工作合同,但是没有成功。最后吴世和去了成都,前后待了4天,才知道两个球员签的是同一个经纪人,不能再和马永俱乐部签工作合同。

今年春节后,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回日本。目前,他们的经纪人和我们俱乐部还在协商如何处理这件事。吴士河说。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之前从未想卖的东莞麻涌会所,只能和经纪人谈条件。

经纪人的报价是两个孩子每人100万,过户后我们占20-30%。我们是说两个孩子价值300万,过户后我们占50%。吴士河说。

但最终,无论谈判是否成功,还是中国足协打官司,东莞马勇都觉得很无奈。我们也知道以前经常发生类似的事情,绿城等一些大俱乐部也发生过。但是之前的规则是,到了16岁以后,玩家有选择的自由,我们无能为力。

在这件事上,马勇专门咨询了广东足协的法律顾问,得到的意见是,根据中国足协发布的最新政策,球员年满16岁后必须与原俱乐部签订工作合同。球员只有征得原俱乐部同意,才能与其他俱乐部签订工作合同。

可惜为时已晚。在这个政策出台之前,贺龙海和彭涛已经有经纪人签字了。马勇现在能做的就是和剩下的所有球员签工作合同。

作为贺龙海和彭涛的教练,作为一个普通的基层教练,我想说的是,第一,像我们这样的基层组织的利益如何才能得到合理的保障;第二,足协有没有一个有效的办法来监管这个经纪人的乱象?

虽然吴时和明白经纪人对足球行业的重要性,但因为这些年目睹的种种乱象,他内心还是挺抵触经纪人的。每次他去玩游戏,我们都清楚谁是经纪人,谁有什么目的,所以我看到他们就躲起来。

可以想象,两位绝对主力的离开,尤其是主演贺龙海的离开,会给全队带来震撼。我们做了很多工作,这种心理波动慢慢平息了。今年参加了云南泸西足协组织的第一阶段比赛,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晋级12强;青年联赛,我们也打了7轮,5胜1平1负,目前排名B组第一。吴士河说。

虽然贺龙海和彭涛从春节后就没回过队,但马永俱乐部还是给他们发了工资,这是最高的,每月3800元。同时,马勇将代表东莞参加今年7月举行的广东省运会。届时,贺龙海和彭涛肯定会回来参赛。

这个没得商量,因为他们的信息已经在省足协备案了。马勇体育协会的李京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