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谈起利维亚的杰洛特,假如说他是世界上最风骚的情种,你可能不会有什么印象。这也难怪,由于在第一部游戏中,性行为都是以卡片收集的形式展现出来的。你可以想象这样一幅情景,杰洛特坐在一个酒馆里,拿着卡片对着一群矮人夸耀:“我上了她哦!是啊,然后她……等等,我溘然想不起来我和Glen Hoddle到底干了些啥了。”

到目前为止,《巫师2:国王刺客》中的性行为到底会如何表现仍是一个未知数。不外我最近一次前往CD Projekt Red位于华沙的工作室,看到游戏终于性行为方面有所进展了。固然我只看到了一小部门,但是我被告知“性行为这类东西会以更加写实和成熟的方式得到展现”。他们取消掉了卡片系统,这倒是个不错的开始。

我们知道《巫师2》是一款RPG。对于RPG开发者来说,在这么一个对话导向的游戏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剧情写好。不外文字写得哪怕再漂亮,仍是需要一定的详细表现来配合才可以。

历史上但凡是伟大的游戏必定都有相称完备和精致的配音,这可不是那些小本钱游戏有可能企及的。在《湮灭》中,那些NPC们哪怕到了世界毁灭的前一刻也会非常淡定地扯着嗓门说话,而且说的往往仍是哪些无关痛痒的空论——有时候一个人居然还能是好几个人配音的。假如你想要让你的游戏显得更加真实,让你的玩家能够更好地融入到奇幻气氛中去的话,配音绝对是你要非常正视的一个要素。

我在《巫师2》中只进行了五分钟,就发现CD Projekt在配音方面的确是下足了工夫。我在游戏中碰到的第一对角色分别是一个固执的苏格兰矮人和一个蛮横的公立学校精灵。他们之间的对话显得非常天然真实,这在RPG中是很少见的。语气听起来很天然,让人物形象立刻鲜活起来了。游戏的剧本撰写者,以及我本次泰莫利亚之旅的向导Jan Bartkowicz说:“这是共同合作的成果。我们和一个英国配音工作室展开了痛快的合作,我们还派去了一些本地的团队来确保过程不会犯错。”

精美的人设

人物自身的外貌当然也非常重要。《巫师2:国王刺客》这一点做得很好。开发组在设计泰莫利亚世界以及诸多居民时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从我这一个小时探索矮人城市Vergan以及周边森林的所见看来,CD Projekt应该是尽了全力来打造一个完美的世界的。森林的场景非常动人,特别是日落的时候,太阳的余晖斜射过树枝披发出金黄色的光晕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看看下面的截图,这些截图可都是真实截图,游戏过程真的看起来就有这么漂亮。在问到他们有无考虑将《巫师2》做到主机平台上时,他们的回应相称干脆:“我们在做一个PC游戏,我们会想办法把它做成一个最好的PC游戏。”

每个室内场景或是室外场景都有自己的特色。在早些展示的时候,Jan带我进入了城市的酒馆,我在友好的气氛下受到了欢迎;背景不时会有羽觞碰撞的声音,配乐也很符适用餐环境的特色,整个场景布满了矮人风格的嘈杂欢迎式气味。

杰洛特本人作为《巫师》前代中的忧郁王子,不管是说话仍是做事走动,甚至是外表都带有一种沉静和压迫的气味。能把这些元素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可不是一件简朴的事情,这反映了开发组在背后做出的大量工作。

我在demo中接到了很多早期的支线任务,其中有一个是通过和一个住在Vergan的精灵对话开启的。固然这是个矮人城市,但是在人类、精灵和矮人三族终于走向和平的大背景下,这里成了一个三者都有泛起的文化大熔炉。但是有混居的地方也就会有冲突。这位提供任务的精灵谈到了一系列谋杀案件,并且哀求杰洛特帮忙调查。在酒馆通过赌博迷你游戏完成了四处打探之后,Jan把我们逮到了树林中切身查看尸体。

途中杰洛特被强盗袭击了,我从全方位观察了这场战斗。《巫师2》不再是一个单纯靠按键的游戏了——它具备了更多的战略要素。看起来要是再那么不动脑子一味挥剑可能就会让你送命了。

攻击杰洛特的人包括一群近战单位、一个弓箭手和一个远程攻击的施法者。在游戏中迎战多个敌人并不简朴,在敌人的接连攻势下,你需要用到很多格挡闪避的技巧。Jan先开释了一个范围性的闪电法术,进行了一轮猛攻,再从侧面进攻地方的施法者。他又将目标切换成了一个近战单位,使用火球重伤了他,接下来再去寻找自己的第四个目标。假如你一直专注一个人,你很轻易遭到其他人的围攻,因此你需要通过游走战术来和多个敌人保持间隔。

但是你仍是要多注意那个伤害最高的人,你必需优先干掉他们。在这个情况下,当然是那个施法者。有好几回Jan都巧妙地让敌人的弓箭手挡在自己和法师中间,这样敌人就代为承受伤害了。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你需要将最强的近战单位从远程单位身边离开,让后者孤掌难鸣,再使用猛攻方式将对方劈倒。最后一个敌人是一个持盾的家伙,他也是最皮厚的那个。面临一个防备者,你需要等他先攻击,在他防备松懈的同时发动反击。

我还看到了一些杰洛特的法术。最有趣的是火焰陷阱法术,可以再地板上放置一个结界。踏上去的敌人会被引燃。进级能力可以让你连锁起来更多的结界,在相连的结界之间也将会泛起火焰。公道放置三个结界将会创造出一个巨大的三角形陷阱区域,任何人只要一过线就会被火烧着。看起来这是一种不错的战前预备,这让我联想到了《生化奇兵2》中四处安顿陷阱的日子,这样你能在白刃战之前就削弱你即将遭遇的敌人。

闹鬼

继承任务,Jan将我们带出了森林进入了一个闹鬼的废墟,我们在任务标记地点找到了尸体。这时,杰洛特收起了铁剑拔出来银剑,由于常规武器对于灵质怪物没什么效果。很快他就被一群缚灵包抄了,而Jan很快解决了他们。

在泉台里,我们不得不从一群被裹尸布包裹着的尸体中寻找死去士兵的那具。我们在一具尸体长进行了一种类似侦察小游戏的检查,来尝试找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背上有深深的爪印,他的手中有一撮头发,他的脸上带着一种诡异的笑脸,尸体上还带着一页诗歌,是出自杰洛特的诗人助手,那位花花公子丹特里恩同道之手。据此杰洛特推断这是欲魔的杰作,我们接下来就要去寻找那位女妖。

回到酒馆,我们碰到了丹特里恩,他正想要为杰洛特朗诵自己新作的一首人类和矮人情谊之歌。这首歌真是……主旋律到可以。“你喜欢吗?”丹特里恩高兴地问。杰洛特石化了一会儿,委曲作答道:“至少它仍是很押韵的。”不外在这个任务中我们需要丹特里恩的技能,杰洛特的计划是使用丹特里恩的诗歌将当地的女妖引诱出来,他们商定好了日落后在四周一个烧毁的村庄见面。

想跟我干嘛呢?

回到大街上,Jan想我展示了冥想功能。主要有两个作用:假如你要等待一个特殊时间点的话你可以用此来打发时间。或者你也可以使用炼金术。与前作不同的是你不再需要任何环境举措措施像是篝火之类的就可以使用炼金术。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混合原料,你可以创造药剂之类的东西来匡助你。

在日落后,我们旅行到了女妖出没的村庄边沿,见到了丹特里恩。之后我们需要作出选择,我们应该让杰洛特单独对付女妖呢,仍是让丹特里恩交涉呢?Jan选择了丹特里恩,泛起了一个恶迷你诗歌游戏,玩家需要将几句诗组合成有意义的句子。

他吟唱了诗歌,女妖泛起,我们倒霉的风骚鬼居然拜倒在她膝下求交配。时间过去了良久。杰洛特很担心,于是独自进入地下房间,发现丹特里恩处于事后无能状态中。在和女妖简短对话后,杰洛特发现她并没有杀死那些士兵,但是新的线索又泛起了。

不错的支线任务:有细节也有人物,不是那种杀人拿钱的任务。我但愿《巫师2》的主线也能和这个支线一般充实,这样它足以在那些砍杀类的游戏中脱颖而出。不外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杰洛特此番艳遇绝对不少。

“我,杰洛特,可是在看着你哦。”
杰洛特偶然也会救救男人的好吧。
光晕效果太刺眼了。
杰洛特:我是不是显得又忧郁又狂躁又沧桑呢?
既然游戏引擎本身就可以这么漂亮了,那还需要CG干嘛?
可供探索的地牢良多。
室内场景很华丽。
看情况使用合适的武器。
“你总不会怀念那段卡片的时代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